卧床论道

他们衬出我的无力、自私与愚蠢。

存梗,腐龙同志对拉CP作出的伟大贡献

“行行好,别笑了!”Merlin喊道,“Arthur神志不清,应付不了决斗——他就算胜利,杀死别国国王也会引发战争!赶快告诉我怎么解咒,决斗快开始了!”
Kilgharrah终于停下对Pendragon家族的嘲弄,假正经地扇了扇翅膀,从岩上扫落几缕沙石。“小法师,解除爱情魔咒轻而易举。”它轰隆隆地说,“一切伪造的迷恋都抵不过真爱的力量。”
Merlin睁大眼睛等它解释。
“你应当对爱有更多了解。”巨龙说道,忽略了人类“而你该少点儿故弄玄虚”的抱怨。“真爱的力量极易作用,比如,于简单一吻。”
小法师明悟地点点头,随即又皱起眉。“可我不知道Arthur的真爱是谁。”
“你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巨龙问,好像Merlin知晓Arthur爱谁是理所应当似的。Merlin决定事后再追究这个。
“Arthur又没在恋爱。”黑发少年心烦意乱地挥了挥火炬。 “他只喜欢过Gwen,但Gwen选择了Lancelot。那我该去哪儿找这个真爱?”
Kilgharrah沉吟了一会儿。
“为了保全Arthur的性命,你愿意奉献多少?”它问。
Merlin迷惑地看着它。“现在还问这个……当然是尽我所能。”
“你所能的一切。”巨龙接道。
“我所能的一切。”Merlin不明所以地重复。
“一切。”
“当然。”
“噢……”Kilgharrah哼哼,“这也是爱的一种,小法师。”
“随你定义,”Merlin不耐烦地回道,“我这种爱当下可无济于事。直说吧,我又要‘奉献’什么?”
“爱这种情感非常伟大,”巨龙摇头晃脑,不答却言其他,“令你肯为他付出一切,而他为你亦然。这一年来如我曾预见的,你与Arthur Pendragon感情愈发深厚,命运与灵魂愈是结合得紧密,就像一枚硬币——”
“跳过这些话好吗?”
“——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。”巨龙执拗地说完,“无论当下抑或将来,有了心灵的力量,命运的庇佑,再加上魔法的辅助,你将为他披荆斩棘。”
“……所以呢?”
“无需寻找永恒之王的真爱,小法师,有你就够了。”
Merlin的身体摇晃了一下。“你是要我——要我——去亲Arthur?!”他不可置信地问。
“解咒原理绝不复杂,小法师。”巨龙说,带着一股狡猾的循循善诱,“要战胜爱情魔咒,只需更强烈、更真实的爱意,纵然你不承认你是Arthur Pendragon的真爱(“本来就不是啊!”),你为他付出一切的决心也足以击败咒语。”
Merlin有些动摇。
“要是没用呢?”他问。
“你大可届时再拿我是问。”Kilgharrah回答,“但我认为你低估了你对Arthur的作用。”
“有时我真怀疑你是故意戏弄我。”
“什么时候?”
“时时刻刻。”
“快些去竞技场吧。”

“对Arthur的爱。”小法师挣扎,“让Uther来也是一样的。”
“除了不知在何处的‘真爱’,你的力量最为强大。”巨龙抖了抖庞大的身躯,浑身鳞片在火光映照下噼里啪啦地闪耀,“以及,Uther亲吻他的儿子……我寒毛直竖。”
“你没有毛。”Merlin说。他深吸口气,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,“谢谢,Kilgharrah!”
法师转身跑走,没在意身后嗬嗬的笑声——Kilgharrah大概还在取笑惨罹魔咒的王子和不得不解救他的男仆。暂且相信巨龙的话吧,Merlin豁出去了,哪怕会被清醒后的王子剁成肉泥,为了命运与和平,他将去亲吻Arthur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

©卧床论道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