卧床论道

他们衬出我的无力、自私与愚蠢。

“你看得懂吗?”Mark漫不经心地问。Wardo站在他身后,一手撑着桌面,一手搭在他的转椅靠背上,俯身看着电脑屏幕,Mark时不时感到温热的呼吸扑在他后颈上。 

Wardo应声转向他,Mark从眼角瞥过去,深感Wardo这一偏头把距离拉近到了一个无法忍受的程度。“唔,说实话,看不懂。”他的好友坦诚地回答,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笑起来,他棕色的大眼睛真挚而明亮。Mark心说我就知道,忍住缩脖子——因为Wardo笑时吐出的气流——的冲动,还有更糟的,将那点儿微不足道的距离缩短至零的冲动。 

因为Wardo是为了他。

 

 

 

他经常有这种突如其来的渴望,在Wardo这样安静地看他编程的时候、在Wardo陪他去听Bill Gates的讲座的时候、在Wardo哈着冷气说“那就干吧”的时候,甚至在Wardo浑身湿透红着眼眶问“被落下是什么意思”的时候、Wardo带着哭腔解释“我只想得到你的注意”的时候,Mark都像被浪潮冲刷一样,感到Wardo对他真切的心意,并想去回应。 

但同时他又止不住地愤怒。他心底持续燃烧着深沉的失望和怒意,在Wardo在讲座上昏昏欲睡的时候、在Wardo执意拉广告套现的时候、在Wardo离开他去纽约的时候,还有在Wardo不顾大局地排斥Sean的时候、Wardo意气用事地冻结账号的时候。Mark为Facebook忙得焦头烂额,Wardo的幼稚只会火上浇油。 

Wardo,我的Wardo,Mark想。 

你是那么热情。 

他的怒火压过了渴望。他没有吻他哪怕一次,而是推开了他。 

 

现在Mark得到了他当初所挣扎博取的。他建立了一个虚拟帝国,不用操心名声与财富,凤凰社的冷眼和他人的侧目都成了大学记忆里可笑的旧迹;他有同伴下属,他们清楚他的目标,明白他的指示,能完美地实现他心中的蓝图。 

只少一个像当初那么爱他的人。 

你为什么这么爱我,却又这么不理解我?你为什么努力靠近,却永远不得其法?你为什么那么热烈,同时又那么冷漠?你为什么当初那么在意,现在却远走高飞?Mark在不眠的午夜这么问道,他的声音沉淀在办公室微凉的空气里,传达不到远方的人的耳边。Mark合上手提电脑,望向玻璃外的高楼灯光,感觉无比孤独。 

 

没什么好后悔的,是他做出了选择,这是选择的必然后果。

可在这样的深夜里回望过去,Mark会感觉自己承受不起。 

你说你会为我而来;但我需要你的支持时,你没有给我;现在我需要你的爱,你为什么不在?

他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,对一个遥远的、不再会包容他的人。这是必然后果,他对自己重复道。你去追逐前方吸引你的,就会失去身后等待你的。

没什么好后悔的,他想,终于抵挡不住疲倦,闭上眼睛。

评论(3)

热度(25)

©卧床论道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