卧床论道

他们衬出我的无力、自私与愚蠢。

幻觉片段

我吃到过致幻药——真是人心不古,那之后我对递过来的食物都好好检查——然后,我看见了Arthur。当然啦。也没什么特别的,他能长成什么样?金发蓝眼,笑起来露出虎牙,还是胖。我吃完东西感觉头晕,心跳加速,抬起头,发现Arthur就站在几米外,茫然地四处张望,一看见我便大笑起来,边说着“Merlin,你在这!你这笨蛋,之前跑哪去了——”边向我走来,伸手要揽我的后脑勺,但没碰到,因为他消失了。
一见他我就意识到自己误吃了什么,担心着我这把可怜的老骨头从此要沦落至为毒瘾卖命,但它的效果平淡得出乎意料:亢奋,难受,幻觉,完了。那着实有些让人失望——我曾经远比这快活,远比这痛苦,这药只拙劣地模仿了过去的一些残像,太无趣了。至于幻觉,那就更不值一提。
我——几百年来着?让我想想——每日每夜回忆他,从刚见面时他朝我傲慢地笑到他褪去所有喜悲睡进小舟,从晨曦到日暮,从灿烂到陨落,Camelot之王的一丝一毫我都熟稔在心,那个幻影有什么可惊喜的呢?我在回忆里、在梦里、在我自己的幻觉里见过无数次这样的景象,我想象它直到厌倦,渴望它直到麻木。
可我还是不禁对那张脸微笑,稍低下头等着一只永远不会覆上来的温暖手掌。

那小年轻失败了(说真的,给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致幻药能有什么收益?),我没成瘾,理所应当。
我早已溺死在无望的思念与渴盼中不可自拔了,难道还能更加沉沦吗?

评论(1)

热度(9)

©卧床论道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