卧床论道

他们衬出我的无力、自私与愚蠢。

爱情魔咒小片段

“某人刚才好像还在跟我说爱呢。”Merlin嘟囔着,低头把刷子掼进水桶里,裤腿湿了一大片。

“我是那么干了,Merlin。”Arthur提高声音,把脚跷到桌面上,“但你还是得擦地,有问题吗?事实上,我也爱看你这样——在我的命令下忙忙碌碌。别蘑菇,快点。”

Merlin长叹一口气,跪下来开始工作,努力不为身后那个皇家傻瓜对他的,呃,屁股毫不掩饰的盯视而瑟缩(或者发热)。他该一直背对着Arthur好避免直面他的目光,还是转过身去好避免自己的屁股被烧出个洞来?

他刷着地板,想象着那是Arthur或者Gaius(就是Gaius说服他把Arthur的迷恋从Vivian转到自己身上)的脸。除了无(wu)奈(yu)和愧疚,他本来还怀着一点减轻工作量甚至得到假期的希望,但显然Merlin就是那么与众不同,即使在Arthur爱上的人中也一样,Arthur和姑娘们调情、野餐、打猎、乱逛,Gwen也可以放下工作,而他得到的只有更加多的活儿(Arthur全程监督)和干活时难以忍受的骚扰。然而谢天谢地,这位白痴王子暂时还没有比语言和眼神骚扰更进一步的倾向,否则Merlin在解咒之后很久都会……饱受困扰。

---

翻随缘旧文看见的210梗,Merlin不知道真爱之吻,一急就把咒语转给了自己。抱歉二瑟又色又prat……

评论

热度(7)

©卧床论道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