卧床论道

他们衬出我的无力、自私与愚蠢。

“你是否与在场的一人有过性爱经历?”

---

莫名其妙的片段,联盟全员日常,非常、非常少量的Wonderbat。

“为什么闪电想替我跳过这个问题?”戴安娜问。
“人们不怎么与异性开性玩笑。”克拉克解释,“以及戴安娜同我没有。”
“我和超人一样。”亚瑟说。
“我也是。”维克多说,参与这问题令他不大自在。
“那最终答案就是‘否’了。”巴里说,“毕竟绿灯不可能吸引神奇女侠。”
“嘿!”哈尔说。
“你很迷人,哈尔。”戴安娜说,但过分认真的神情说明她全心只想给哈尔挽回脸面。绿灯侠愤愤地给自己倒满果汁。
“我注意到,男士们似乎还想替我回答。”戴安娜又道。
“我猜是因为一样的理由,文化,社群……”克拉...

乐高蝙蝠侠大电影观后记点东西

这个世界老爷对小丑没有血海深仇所以萌一下丑蝙。
丑蝙和超蝙都想看○| ̄|_毫不在意地露肉(。)的老爷还让我好想看肉文○| ̄|_

丑蝙PWP
(一定有人与我同感的【。)
在蝙蝠肯看清自己的内心之前。
丑爷抓住蝙蝠酱酱酿酿,直到这个嘴硬的家伙终于承认自己有感觉有感情。

超蝙
(我承认我是看见正联完全不care带蝙蝠玩于是BLX了)
不得不承认,老蝙蝠这样有一部分得怪自己。谁让他在正联面前装深沉,连电吉他都没拿出来过呢?
不过有一天,偶发好奇心的正联主席突然发现正联之外,存在着一个完全不同的蝙蝠侠。

-----

二刷后杂乱的笔记:
1.Bruce走神时什么都答应,好梗→_→
2.把想法都说出声真的好吗老爷!
3...

教授的BG线so谜。

XFC导演大刀阔斧地删了那么多C/M剧情,删到最后教授吻Moria的场景看得当年路人的我一脸懵逼:“啥这里有条BG线?”
然而辛格并没有理解前任导演的苦心(不

XFC的C/M已经颇鸡肋了,XMA更胜一筹。XFCMoria好歹全程都在变种人这儿当CIA代表呢,这部Moria当完见证者和情报员后就没任务了,然而她还在,兢兢业业走着感情线……对C/M没意见,但这位自XFC起一直保持“What?!”脸的妹子先下线结尾找机会出场不好吗?
(老万:呵。)
成,她要操纵战机,不下线。
可为什么Charles醒来第一件事是给她恢复记忆?教授我还等着你家国情怀一下啊!你说点Jean谢谢你我就知...

最甜的就是“回来,我可以帮你”。

帮,不是Erik我帮你neng死他们,不是Erik咱来做做心理辅导,只是你回来,我们陪着你。

你失去了家,我会努力让你重新感受到家。我,我们,是你的家人。你想想你不是失去了一切,想想你还有我们,你不至于那么孤独绝望地要报复全世界。

最后Erik想起来了。他想起来,就像二十年前想起一个与母亲的烛光之夜时那样落下了一滴泪。

他便倒了戈。

Charles这部对Erik最大的影响就是他自己的陪伴,他对Erik从过去到现在不曾放弃的坚持、感染和鼓舞。他们一本正经辩论时Erik不会被说服,他只接受了Charles言行点滴流露的那些温暖与信念。

——然而他们平时...

乐高揉预告,碎片

“我必须站出来对付他。”黑暗骑士说。蝙蝠车转过又一个街角,在黢黑的街道上疾驰,“超人太过强大,他须有比善心更牢靠的限制——新问题,他的善心又是否真实?也许我能在卢瑟那弄点氪石——不行,卢瑟纯心想挑事,不能让他有机可乘……阿尔弗雷德,我现在回蝙蝠洞你准备好小甜饼,我要制定计划好把那个外星人……”

车灯照亮了外星人的脸。蝙蝠侠急踩下刹车,把方向盘打到极限,但为时已晚,车子离那具钢铁之躯越来越近——

超人单手抓住了蝙蝠车。车中人因为惯性狠狠撞了下车门。

他没吭声,仰头怒视氪星之子。

“嗨,蝙蝠侠。”超人说,“也许你愿意出来谈谈。”

“你捏坏了车门,超人。”蝙蝠侠冷冷地回答。

超级男人诚挚...

既然裴松之在[亮叹息孝直若在则劝得]后即注[正为劝先主撤退竟出身挡箭],我就理解为暗示了孝直会如何劝阻东征吧——撒泼打滚!【并不是
纵正史亮端庄矜持(。),还有演义亮啊!若不是剧情要随历史走,此处演义亮也可抵正史翼的啊!
妆神弄鬼借东风,装病劝耷帝蜀中,打滚撒泼阻东征,区区耳!

存梗,腐龙同志对拉CP作出的伟大贡献

“行行好,别笑了!”Merlin喊道,“Arthur神志不清,应付不了决斗——他就算胜利,杀死别国国王也会引发战争!赶快告诉我怎么解咒,决斗快开始了!”
Kilgharrah终于停下对Pendragon家族的嘲弄,假正经地扇了扇翅膀,从岩上扫落几缕沙石。“小法师,解除爱情魔咒轻而易举。”它轰隆隆地说,“一切伪造的迷恋都抵不过真爱的力量。”
Merlin睁大眼睛等它解释。
“你应当对爱有更多了解。”巨龙说道,忽略了人类“而你该少点儿故弄玄虚”的抱怨。“真爱的力量极易作用,比如,于简单一吻。”
小法师明悟地点点头,随即又皱起眉。“可我不知道Arthur的真爱是谁。”
“你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巨龙问,好像Merlin...

选择性遗忘

“我有次在混乱中被划了手臂,他就撕了自己的衣服给我包扎,说纪念第一次挂彩。那笨蛋哪知道,这才不是我第一次为保护他受伤!”老头嗬嗬地笑起来。

“那你第一次为他受伤是什么时候?”我问这个大概曾是什么保镖的人物。

老头似乎有些茫然,他瞪着眼想了很久,最后抱歉地回答:“我倒没费心去记这个。”

-----
挺俗套的:
他只记得有那么一天Arthur给他包扎,骑士特色地把“第一次挂彩”说得像个重大事件。
至于“为Arthur受伤”,怕是琐事了。

“你看得懂吗?”Mark漫不经心地问。Wardo站在他身后,一手撑着桌面,一手搭在他的转椅靠背上,俯身看着电脑屏幕,Mark时不时感到温热的呼吸扑在他后颈上。 

Wardo应声转向他,Mark从眼角瞥过去,深感Wardo这一偏头把距离拉近到了一个无法忍受的程度。“唔,说实话,看不懂。”他的好友坦诚地回答,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笑起来,他棕色的大眼睛真挚而明亮。Mark心说我就知道,忍住缩脖子——因为Wardo笑时吐出的气流——的冲动,还有更糟的,将那点儿微不足道的距离缩短至零的冲动。 

因为Wardo是为了他。


他经常有这种突如其...

幻觉片段

我吃到过致幻药——真是人心不古,那之后我对递过来的食物都好好检查——然后,我看见了Arthur。当然啦。也没什么特别的,他能长成什么样?金发蓝眼,笑起来露出虎牙,还是胖。我吃完东西感觉头晕,心跳加速,抬起头,发现Arthur就站在几米外,茫然地四处张望,一看见我便大笑起来,边说着“Merlin,你在这!你这笨蛋,之前跑哪去了——”边向我走来,伸手要揽我的后脑勺,但没碰到,因为他消失了。
一见他我就意识到自己误吃了什么,担心着我这把可怜的老骨头从此要沦落至为毒瘾卖命,但它的效果平淡得出乎意料:亢奋,难受,幻觉,完了。那着实有些让人失望——我曾经远比这快活,远比这痛苦,这药只拙劣地模仿了过去的一些...

在AO3看见一篇文的summary,很短,就一句话,可就那么伤

Arthur waits in Avalon

想了想原著行者要是失去法力会作何反应

印象较深的类似场景有“黄风迷眼”、“被红孩儿烧后苏醒还没恢复”、“被金刚琢套得无计可施”

行者性格比15坚强沉稳多了,压在山下参悟得通透(清醒比起冰鲜对于长远发展还是有好处的),心大,没了法力急是会急,倒不至于那么焦躁【。

……想不出更细的了,以上场景他都是“师父救不出来QAQQAQQAQ”,“没法力”的焦虑点还是不能救师父,不好揣测他怎么在乎自己啊……#啊这般深情#

---

对比着觉得,15嫩得很躁得很,电影没太体现孙悟空洞彻的悟性灵性,没准就差那五百年思考呢

罢了,电影五百年就是纯冰鲜(……)牢狱向,没什么成长,放出来的15颓了会儿,在猴生...

其实江流儿自带的男友力(?)也不错……在伪客栈他拿着玩偶哄丫头时向上看着大圣,一边对丫头说“我这还有个大圣哦有他保护你就什么也不用怕❤”,当面对别人夸人什么的杀伤力很大的,大圣后来回忆杀也有这段/////

还有半夜睡不着小心翼翼地开口“这儿真安静听惯了林子里的声音现在都睡不着”,那语气相当搭讪风啊

我可能是一个人_(:зゝ∠)_

【不过江流儿这技能应该只对大圣发动……

三刷完回家的路上脑内的电影后续突然连上了《极恶西游记》,竟然觉得神烦(非贬)的江流儿长大成了文里更神烦的师父很流畅

---

而15没那么暴娇,对付这样的师父完全没办法啊哈哈哈,比起揩揩油就被揍的极恶师父,江流儿绝对很快就能扑倒成功,毫无暴力阻碍……

【大圣归来】【三(江)空粮食向】

那西海三太子久囿于一涧之间,甚是气闷,来人便耀武扬威,打个嗝儿喷了崖上三人一脸唾沫生鲜,又飞天遨游引得江流儿哇哇大叫,齐天大圣当下若不是连爬云都不成,早效仿哪吒上去揪住抽了筋送江流儿作腰带——如是定能将小孩儿吓跑。
大圣兴高采烈地幻想了一阵,最终只叹了口气,羡那玉龙翻腾自在。
江流儿背着小丫头在一边坐了,痴望着那龙,嘟囔也想学飞行。孙悟空一直觉得这小孩有点疯,好听志怪、絮絮叨叨、死缠烂打,花果山群猴四万七千余口,聒噪却不及这小孩一毫。江流儿念着念着,眼神发怔,想他那隔着群山的老师父。悟空心笑他痴,嘴上却忍不住安慰几句:“你若足够勇毅,挟仙乘龙、凭虚御风,尽随你驾驭。”
这是他冰封自省所悟。
指...

想!看!马总H时很话唠的文!


动作不停,很诚实地说着我感觉好棒Wardo你现在怎么怎么样非常吸引人blablabla花朵羞哭了(啥
Or
动作不停,集中精神但天才大脑就是控制不住有一小部分(一小部分已经很恼人了)在同时思考别的事,很诚实地说着Wardo我突然想到一个点子待会记得提醒我记下来Wardo打死婷今早烦出新境界Wardo……然后花朵把他踹下了床(等等


前者情趣文后者EG文

对了我会说重点在【动作不停】让花朵感受身体和内心的矛盾吗(够

爱情魔咒小片段

“某人刚才好像还在跟我说爱呢。”Merlin嘟囔着,低头把刷子掼进水桶里,裤腿湿了一大片。

“我是那么干了,Merlin。”Arthur提高声音,把脚跷到桌面上,“但你还是得擦地,有问题吗?事实上,我也爱看你这样——在我的命令下忙忙碌碌。别蘑菇,快点。”

Merlin长叹一口气,跪下来开始工作,努力不为身后那个皇家傻瓜对他的,呃,屁股毫不掩饰的盯视而瑟缩(或者发热)。他该一直背对着Arthur好避免直面他的目光,还是转过身去好避免自己的屁股被烧出个洞来?

他刷着地板,想象着那是Arthur或者Gaius(就是Gaius说服他把Arthur的迷恋从Vivian转到自己身上)的脸。除了...

©卧床论道 | Powered by LOFTER